亚博五大联赛赞助商(集团)有限公司

安迪穆雷:曾经实至名归的第四巨头,已非少年,却依然在奋斗着

安迪穆雷:曾经实至名归的第四巨头,已非少年,却依然在奋斗着

小编在看到瑞士巴塞尔室内网球赛有英国名将穆雷,特别停下来看了好一阵子。

穆雷职业网球生涯最高峰当然是在2016年;那年他赢得生涯第二面奥运单打金牌,第二座温布尔登冠军,一年拿下三个大师赛冠军,并且第一次在ATP年终赛夺冠。2016年年底他登上世界第一宝座。当时被称为Big 4完完全全实至名归。

但是巅峰之后接下来所面临的,却是2018年跟2019年两次臀部手术。2019年澳网之前,穆雷一度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无法延续,因为臀部的剧痛影响到他的一举一动,他已经不奢望继续打球,只求能够弯腰绑鞋带恢复日常生活机能而已。

但动了第二次手术之后,在臀部打上了金属钉,仍然热爱网球的穆雷决定不放弃,在2019年6月先从双打开始重回赛场,然后再进一步开始单打比赛。但是,他当然已经不是以前的穆雷。

穆雷全盛时期是最顶尖的底线防守球员,优异的跑动能力跟体能耐力是他神奇防守的基础。手术之后,体能耐力可以再练回来,速度冲刺力却不可能完全恢复,特别是他也已经35岁了,原本速度就会随着年龄老化而下降,更何况是髋关节动了手术。

所以尽管穆雷努力练习并且开始正常参加比赛,但始终回不到2016年那样的水平。2018年年底排名240名,2019年升到125;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没打多少比赛,年终排名122;2021年底又掉到134。以一位前世界排名第一的球王级选手来说,百名以外的排名是颇尴尬的。多数比赛他其实靠排名无法进会内赛,但基于高知名度高人气,赛会多半会颁给他外卡,否则要他从资格赛打起还真是情何以堪。

但尴尬跟情何以堪都是我说的,穆雷慢慢改变打法增加进攻力不再一味防守。排名开始有些起色了;今年六月在德国斯图加特草地网球赛打进决赛,排名终于回到世界前50。

昨天的比赛我看到穆雷在巴塞尔的第一轮先输一盘然后连赢两盘击败对手。他似乎乐在其中,享受还能够继续比赛,经常还能够打出一两场好球击败几位年轻好手,但往往接下来会后继无力这样的情况。

这让我想到过去爱看NBA时的几位球员,包括曼宁和格兰特希尔。他们大学时轰动全美,但两人的职业生涯同样饱受伤痛所苦,曼宁的膝盖跟希尔的脚踝让他们应该璀璨的NBA生涯未能达到巅峰。我们这种老球迷常常感叹如果不是受伤他们不知道能够创下什么样的惊人成绩?

但伤后失去爆发力跟原本弹跳能力的两人,愿意改变自己的大法,继续在NBA努力。靠着传球能力跟对球赛优异的解读能力,还是可以对球队有贡献。新人那年就膝盖受伤的曼宁改任替补获选为年度最佳第六人,在NBA打了14个球季。而希尔,虽然伤后不再能成为乔丹接班人,再也没有天价合约;但他甘心拿金额只有全盛时期零头的薪水,称职地扮演绿叶角色,在NBA打到40岁才退休。

类似的例子在各项职业运动太多太多了。许多选手都因为受伤而没有能够尽情施展;有的人因而放弃离开赛场,但也有人愿意继续下去,尽管排名不如以往,尽管薪水不到十分之一,但他们心甘情愿。

虽然很多人可能觉得穆雷早已赚饱了财富,也有家庭(四个小孩),在场上看似也没办法再拿到冠军了,所以,何必呢?

但对于这样的选手他们的选择,我完全尊重。这是他们的人生,这项运动是他们终身所爱。只要能够继续在场上出赛,他们珍惜他们满心喜悦,特别是在经历过那样的伤痛之后。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onlinedietlovers.com